故事大全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幽默故事 > 正文

幽默故事

全班女同学吸我的精子 老汉下面又粗又大

苦苦2021-04-30幽默故事11437
 “你们也是,将人绑了算什么?让别人觉得我们楚王府只会打打杀杀,还不将人松开?”白扬歌纯属闭着眼睛瞎胡扯,道,“姑娘见笑了,他们几个没弄疼你吧?”  白春兰简直被她的无耻给震惊到了,心想怎会有人&nb

 “你们也是,将人绑了算什么?让别人觉得我们楚王府只会打打杀杀,还不将人松开?”白扬歌纯属闭着眼睛瞎胡扯,道,“姑娘见笑了,他们几个没弄疼你吧?”

  白春兰简直被她的无耻给震惊到了,心想怎会有人 如斯厚颜无耻·,用脚趾想都知道没有白扬歌的吩咐,他们几个就算再大胆,也不敢光天化日随便抓人,白扬歌这么说是给谁听呢?谁会信啊?

  白春兰冷笑道:“王妃这张嘴倒是能说会道,不知道陈蓉死前受了您多少屈辱呢,她死了,倒也是好事。”至少不用在白扬歌手下遭罪了。

  白扬歌笑道:“你若真关心她,就应该救她出去,而不是想方设法让她死在我这里,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办到的?我的人只看到你进了关押陈蓉的地方,却不知你做了什么。”

  果然同方才那个男人说的一样,没有白扬歌的授意,她无法顺利的杀掉陈蓉,可话又说了回来,白扬歌既然知道她来过,为什么不阻止她呢?

  她当然不知道,白扬歌知道了陈蓉是什么人后,便知道她活不长,不如顺水推舟,这不,就抓到她了吗?

  白春兰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你想告诉我,否则何苦等着我的人去抓你?”白扬歌十分自然地喝了口水——据说怀孕的人不可以喝茶,“不如省去审问这一步,省了你我的时间。”

  “好,王妃果然聪明,”白春兰笑道,“跟王妃这样的人说话果然痛快,不错,陈蓉是我杀的,她母亲是个怪物,她也是,不过她倒是不像她母亲那样傻,死便死了,偏要装什么情深,将他们家世代相守的秘密告诉了陈蓉的父亲。”

  白扬歌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这事稍稍一查就知道,陈蓉的母亲在病发之前,他们两个可是出了名的恩爱,”白春兰道,“要怪,便只怪她们母女蠢,竟相信旁人,他父亲几乎没费多少劲便都告诉我了。”

  白扬歌蹙眉,手指无意识的摸着桌沿,道:“什么办法?”

  “不记得了,大概是什么香,陈蓉的父亲说她们天生闻不得这个味道,闻得久了,自然会渗入皮肤,诱发病因。”

  白扬歌心道:果然是兰香,黄泉里有一个地方种满了兰草,当然和凡间的不一样,黄泉的兰草据说是某位天神路过的时候不小心落下来的,谁知道在黄泉扎了根,还成了黄泉里唯一的景致。

  兰花异香,香味经久不散,许多大妖都喜欢这个味道,包括白扬歌,但楚楼对此却表示非常嫌弃,后来白扬歌才知道这不是因为种族原因,是因为楚楼对一切的花都很嫌弃。

  不过大妖纷纷避难的时候,黄泉成了元绣的地盘,那些新的怪物一闻到这个味道就会发狂,不知道毁去了多少。

  当时白扬歌还惋惜过,说兰花没了,黄泉再也没有了神的踪影。

  白春兰似乎不知道这种花,也是,怎么看她都是一介凡人而已,黄泉兰花现在还有没有连她都不知道。

  话又说了回来,连白扬歌都不知道的是否还存在的兰花,她又是怎么得到的?

  看她的样子,似乎并不认为这一点很重要,却也问不出来什么,她无奈叹气,白春兰显然不是真正的操纵者,这下,又瓶颈了。

  白扬歌略带倦意的道:“也罢,人都没了,今日是我们对不住你,不过你到底是杀了人,过了今晚,自有人送你进官府,怎么判,如何判,我便不管了。”

  ?

  您都把我抓来了,就为了说这个?

  果然猜不透这女人的心,白春兰天生无畏,不怕什么官府王府,却也实打实的被白扬歌气着了,她当她是什么,玩具么?

  她冷笑一声,变了脸色,从白扬歌的屋子里走了出去,白扬歌在后面道:“可看好了,若是跑了死了,为你们是问。”

  白春兰这下是真的要被气死了。

  她走后,白扬歌没有一点轻松,手肘撑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时夜酒端来一个果盘放在她的面前,道:“王妃真的打算送她去官府?”

  是白春兰说黎珠在酆都,他们才会才知道元绣也在酆都,也是她将陈蓉送到了太子面前,隐晦的提醒太子和她,城中并不太平,还有怪物。

  于情于理,她都不该放任不管她,这样不仅寒了手下的心,还损阴德。

  白扬歌轻轻笑了一下,道:“自然不是,我总觉得她说这些话是有人教的,我想知道是何人教的她。”

  夜酒微一挑眉,道:“您觉得这个人晚上会来?”

  “难说,白春兰是个不怕死的主儿,谁知道她是不是死士,权当权宜之计罢,若今晚没有动静,明日挑个跟她身量差不多的女死刑犯送去官府,她么,送走便是。”

  夜酒道:“属下明白。”

  白扬歌复又叹气,晚上若是没有人来,才算是真的瓶颈了。

  过了一会,楚楼回来,见白扬歌一脸沉重,不由得笑道:“怎么?不顺利?”

  “嗯,”白扬歌仍旧没精打采的,“我很有可能猜错了,但也实在想不到其他的可能。”

  人太聪明可不是好事,一个步骤不对便会像她一样陷入无休止的自责中,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较劲。

  楚楼道:“湘王今日说,诸事宜,你所烦恼的,很有可能解决。”

  “真的?”白扬歌心道她现在脑子不清明,可禁不起糊弄,“你可别骗我。”

  “别人也罢,”楚楼低声道,“他我怎么敢造谣?”

  哦。

  也是。

  毕竟那是佛祖嘛。

  白扬歌安下心,道:“那我就不怕了,你今晚晚些睡,看府里会不会来人,我恐怕熬不到那个时候。”

  楚楼:“……”

  怀孕的女人都这么无理取闹的嘛?

  “……好,”他微笑道,“但前提条件是,你今晚必须用晚膳。”

  白扬歌顿时一脸菜色。

  心中暗暗祈祷,今晚必须给她个好结果,否则她能记恨楚楼一辈子。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