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幽默故事 > 正文

幽默故事

为夫献身的少妇潭静 适合自慰看的大尺度污文

苦苦2021-10-16幽默故事218
柴息晨抬手正了一下头巾,眼眸里透着冷意,她现在已经清楚了女皇目前的实力,虽然能比划两招,但其实并没有多强,她们那个时候的考虑简直多余,她今日就可以取了这女皇的性命。  她朝着江泠的方向奔去,手中夹着一

柴息晨抬手正了一下头巾,眼眸里透着冷意,她现在已经清楚了女皇目前的实力,虽然能比划两招,但其实并没有多强,她们那个时候的考虑简直多余,她今日就可以取了这女皇的性命。

  她朝着江泠的方向奔去,手中夹着一枚飞镖,这次定要一击毙命。

  不过刚才江泠被她击飞,已经被周围的那几人看见了,乔若琥率先挡住了柴息晨,而方婉也迅速赶到了江泠身边。

  柴息晨直接将飞镖甩了出去,速度极快,但还是被乔若琥一刀拦下,因为力度之大,她手中的刀和飞镖都裂开了。

  两人相视一眼,目光凌厉,直接拳脚相向。

  方婉看着地上的血迹,十分揪心,一边将她扶起来一边说道:“陛下,您不能再受伤了,卑职护送您回屋吧!”

  “此人实力极强。”江泠坐着,略微吃力地靠在柱子上,“你快点去帮乔若琥。”

  江泠知道乔若琥确实是很厉害,一直以来与人单挑还没有失败过,可是现在这个对手擅用暗器,极其狡猾,她还是担心乔若琥一个人会应付不过来。

  可方婉也担心她的身体,不肯走。

  而这时候,近边的顾风清和薛玉辞都已经过来了。

  “快去,我这里有他们在。”江泠知道她的心思,幸而有人过来。

  方婉这才点点头,冲过去帮乔若琥了。

  “怎么会这样?!”顾风清一脸担心地在她身边蹲下,瞧着她的模样,十分心疼。

  而薛玉辞则攥紧拳头看向了乔若琥和方婉正在对付的那人,方才一直没注意到在场的有过于厉害之人,现在看来,是对方狡猾,找准时机之后才朝着女皇冲了过去,让其他人一瞬间都无法反应,真是阴险。

  江泠虚弱地说:“打仗,难免会受伤。”

  顾风清紧皱着眉头,薛玉辞也蹲下来看她,恨不得现在受伤的是自己。

  两人都说要留在她身边保护她,江泠瞧着现在的局面也算占优势,所以没有拒绝,幸好刚才那一伙跑了,要不然今日还真是要背水一战了。

  除了那个领头的,其他人水平倒是也还可以,但因为之前消耗了不少体力,所以守着的侍卫足以应对了。

  不过江泠也觉得真是够奇怪的,刚才那伙人怎么忽然逃跑呢,明明在这样子的情况下更能够浑水摸鱼,说不定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而且这两伙人彼此之间虽然是陌生的,可是他们的目标都是刺杀她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两伙人没有联盟不说,居然还先打起来了,难不成是都想亲手杀她,所以没有谈拢?

  江泠顿时打了个哆嗦,这种受欢迎的角度可真是够让人头皮发麻的!

  而乔若琥的武功也还真是不错,她自己就能占上优势,加上方婉的帮助之后,更是如鱼得水一般。

  柴息晨连连败退,她身上的暗器已经差不多用没了,地上虽然有许多刀剑,可是她对于这些兵器并不擅长,最终只得招呼她的人匆匆离开。

  乔若琥转过头来大声喊着问道:“陛下,追吗?!”

  “不追了。”

  江泠的声音比较小,顾风清扬声重复道:“不追了!”

  乔若琥和方婉立即扔了武器,朝他们小跑过来。

  乔若琥甚是担心地看着江泠:“陛下,您伤到哪里了?快点找太医包扎吧!”

  因为危机解除,江泠也稍稍放松了点,没有了刚才那股意志的支撑,她双肩被针穿入的地方,瞬间传来剧烈的刺痛感。

  江泠的脸“唰”地白了许多,她紧紧咬住嘴唇,额头上也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这是怎么了?!”

  在场的几人都很着急,不清楚她为什么忽然之间这么难受。

  江泠强撑着说道:“你们两个……找青丛……一起把这里规整好,我们稍后返程。”

  “是。”乔若琥和方婉皱眉应下。

  乔若琥知道现在有顾风清和薛玉辞在女皇身边,会好好照顾她的,所以立刻拉着方婉去处理了。

  而顾风清抢先一步将江泠抱了起来,薛玉辞的手停在了江泠的胳膊上。

  “陛下都已经这样了,嘉御夫就不要争了吧?”顾风清看向他,眼神坚毅,绝不让步。

  虽然薛玉辞并不害怕这种气势上的威胁,但是现在江泠脸色惨白,为了她,他也只能先不计较。

  而他们返回寮房的时候,正好与被方婉找去办事的青丛擦肩而过,青丛看着两人急匆匆的,便问方婉道:“陛下这是?”

  方婉摇摇头:“不清楚,陛下忽然就这样了,应该是伤到哪里了吧。”

  青丛点了点头,用担心的口气说:“早知道就应该合力将陛下拦住的。”

  她的眼神沉了两分,看来是惠王的人没有得手啊,如此一来,可白白浪费了个好机会,想必日后,女皇出行时一定会变得非常小心,她们再想下手就难了。

  两人迅速回到了寮房,见江泠被抱着回来,可把在屋内等着的苏从墨和沈时都吓了一跳。

  沈时小声地啜泣起来,苏从墨也十分忧心,但是想到江泠的嘱咐,还是先抱住了沈时,拍着他的后背安慰他。

  顾风清小心地把江泠放在了床榻上,而后退到一旁,请太医上前诊治。

  因为床边只有顾风清和薛玉辞在,所以也不用避讳,就没撂帘子,太医将江泠的外衣褪下,露出双肩,忽然大惊失色地喊道:“这是?!”

  一旁的顾风清和薛玉辞都跟着紧张起来:“怎么了?”

  只见江泠的双肩有两个红点。

  太医迅速从药箱内找出了一把小刀、镊子以及纱布。

  他们虽然很想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又不敢打扰太医。

  只见太医先用小刀轻轻将红点划开了一个小口,然后用一只手扒开,另一只手拿着镊子向里面探去。

  江泠紧咬牙关,闷哼了一声,她现在意识有点涣散,感觉自己就要撑不下去了,因为她的痛感较强,所以此时简直比杀了她还要让她痛苦万倍。

  顾风清和薛玉辞也跟着攥紧了拳头。

  太医用镊子探了探,终于从里面夹出了一根银针。

  江泠痛得喊了出来。

  两人惊诧地盯着那根银针,它要比正常的针粗一点。

  “这针扎在什么位置上了?!”顾风清紧张地问道,若是位置不好,她的手臂岂不……

  太医擦了擦汗:“骨缝之间。”

  薛玉辞气血翻涌,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刚才那人。

  “虽然这个地方十分危险,但幸好回来的及时,否则陛下的两条胳膊就很难保住了。”

  顾风清和薛玉辞松了口气,心疼地看向江泠。

  太医急忙为她拔出了另一根针,然后又给她的伤口上了药,缠好纱布。

  此时江泠已经没有意识了。

  太医一边收拾药箱,一边向他们解释道:“因为剧痛,陛下有点昏迷,当下最好休息一刻钟,请小主们先不要打扰。”

  顾风清和薛玉辞同时点了点头……

乔若琥应着江泠的吩咐,开始在院中组织没有受伤的侍卫清点伤亡人数以及为伤者包扎,并找来了各个屋内胆子大些的侍从侍女跟着一起出来收拾场地,毕竟这种打斗过后的惨景也不好劳烦寺内的人动手。

 文学

  乔若琥收拾的时候发现陈逸然也在跟着帮忙,他的身上明明受了好几处伤,她急忙小跑过去,拦下他说:“哎呀,您都已经受伤了,就别在院子里跟着帮忙了,快回去找太医帮您包扎一下吧!”

  陈逸然的身上受了几处刀伤,之前的飞镖都已经被他拽下去了。

  乔若琥和他没有接触过太多次,还不清楚他的脾气秉性,也不知道怎么劝说比较好。

  在她的印象里,还是对顾风清和薛玉辞更熟悉一些,而其他几位,就是看女皇与他们相处的时候很开心,所以心里也跟着欢喜,这位算是其一。

  不过现在看着这位受了伤却还一直在这里帮忙,倒是给了她一种不同的感觉。

  因为失血,陈逸然的气色看上去并不是很好,但他却依旧笑着,其中还有一丝歉意,他看向乔若琥说道:“只是一点小伤而已,没什么大事。陛下怎么样了?我方才受了伤,担心出现在她面前,会让她分心,所以就没有上前去。”

  乔若琥心中的敬佩之情油然而起,这位简直和寻常小主太不一样了,不仅如此能忍耐疼痛,还在一边担心女皇一边帮忙。

  而之所以有如此强烈的对比,也是因为在贼人撤退之后,那些在屋内一直躲着的很多小主却开始哭哭啼啼起来,好像他们都受了很严重的伤一样。

  不过乔若琥也不能说什么,只是静心做自己的事,毕竟那些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男子嘛,遇到这种场面,心里惊慌也是正常的。

  但她由此也在心里暗暗发了誓,自己日后寻找另一半时,一定不找这样柔弱的!

  乔若琥如实回答道:“有小主带着女皇去找太医了,具体情况我们也尚不清楚,但陛下是有福之人,定然会没事的。”

  陈逸然点了点头:“好吧,那我一会儿帮完忙、包好伤口以后就去看她。”

  “您先去包扎吧,这边有我们呢,一定会处理好的。”乔若琥连忙摆手,之后凑近他说,“陛下如果知道您没有及时疗伤,恐怕会很生气的,所以您还是快去吧!”

  陈逸然的伤口传来火辣辣的痛感,现在人手确实也够用,就算不够用,看这个乔若琥的架势应该也不会让他再动手了,他只好点点头说:“那好吧,这边就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乔若琥笑着道,“卑职安排侍卫送您过去吧!”

  “不用了。”陈逸然摇了摇头,“大家都在忙着,我也只是有点伤口而已,自己过去就好。”

  乔若琥点点头:“嗯,那您小心点,别不小心磕碰到,卑职继续去忙了。”

  她朝着陈逸然行了个礼,然后就跑到方婉那边去跟着抬人了。

  青丛还是想打探一下情况,便凑到了乔若琥和方婉附近,一边给受伤的人包扎,一边故作疑惑地问道:“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啊?你们知道那两伙人是干什么的吗?”

  看青丛也是担心,本不想多谈论此事的乔若琥便糊弄着说道:“是啊,真是太突然了!这些人上来就打,后面打着打着又跑了,根本还来不及摸清对方的路数呢,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两伙人打架,斗到这里来的。”

  “这样啊……”青丛点了点头,心不在焉地缠着布条,“那些人若是知道行刺的人是女皇陛下,恐怕得把胆子吓破了。”

  乔若琥接着她的话说:“可不!若知道是女皇陛下,恐怕一开始就会被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

  一旁的方婉忍不住小小地白了她一眼。

  青丛点了点头,继续去别的地方帮忙了,她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琢磨,惠王应该不会派不厉害的人来才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

  而且最迷惑的是另外一伙人,难道是她不在身边的时候,江泠安排的?然后故意装作不知道?

  可如此胡乱推想,也不太准确……

  另一边逃走的柴息晨,知道计划完全被打乱了,因为她的手下同时对付了另一伙人以及众多侍卫,所以受了不少伤,她便让手下们先回去处理伤口,而她只身一人去找了孟秋。

  原本的刺杀计划是安排在晚上的,所以孟秋还没有行动。

  孟秋看见比较狼狈的柴息晨出现在自己院中的时候,口中的酒差点喷了出来。

  她立刻起身迎上前:“这是怎么了?你现在不是应该差不多混到皇宫里去了吗?”

  柴息晨简单说了一下经过,“现在要尽快去找惠王说明此事,我特地过来是想提醒你先别行动了。”

  孟秋皱起眉:“如此一来,倒真是麻烦了,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柴息晨冷淡淡地说道。

  “哪里不用?你等我一下!”孟秋去屋里给她取了药和衣服,让她服下后又给她简单包扎好伤口,待她将衣服穿上,两人就一同去了惠王府。

  此时,江以欣正预料着事情一步一步的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结果就有侍女通报她们的到来。

  江以欣胸口一闷,一时间有点生气,可是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也不是柴息晨想的,她还是得沉住气听一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江以欣点头,侍女立刻引着柴息晨和孟秋进来。

  柴息晨见到江以欣的时候,有点懊恼:“抱歉,这件事情是我的……”

  “算了。”江以欣伸手制止住她,“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就没必要去追究是谁的错了,当下最要紧的是摸清情况,接下来好有所对策。”

  两人点了点头。

  江以欣:“是她那边安排了人吗?可按理来说,不是应该有钟慕或者宁元和你接应吗?”

  柴息晨摇了下头:“寺庙那边只有一些侍卫,但在寺庙附近却有另一伙人。”

  “另一伙人?”

  “那伙人不是江湖门派,用的武器是刀,而且都是男子。”

  江以欣沉默了片刻:“所以你的意思是……她专门培养了一批男子作为护卫?”

  柴息晨神色凝重:“我也不能确定。”

  江以欣摇了摇头,思索着说道:“以她的脾气秉性,怎么会那么不怜香惜玉?”

  孟秋从旁问道:“会不会是除了您之外,还有人想置她于死地啊?”

  江以欣倒是不排除这个可能,毕竟她一直觉得不可能只有自己一人看她不顺眼,没准是自己的哪个同母异父的兄弟也想要坐上那个位置呢。

  不过这种事情,她可不允许,那个位置只能是她的,就算是兄弟姐妹,和她争抢,她也不会手下留情。

  柴息晨又道:“可是那伙人打着打着,突然就撤退了,这件事情很奇怪。”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