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幽默故事 > 正文

幽默故事

2021最好看(口述我和亲妺作爱全过程)最新章节列表

苦苦2021-10-12幽默故事5310
不然上头问起来,就是你们治安失职。”  万连生听见他这话气笑了:“上头问起来,哪个上头,小子长能耐了,学会拿你爸压人了是不是?”  李志伟有些尴尬的笑笑:“陈丽姝是我同学也是我朋友,非常好的朋友,你可

不然上头问起来,就是你们治安失职。”

  万连生听见他这话气笑了:“上头问起来,哪个上头,小子长能耐了,学会拿你爸压人了是不是?”

  李志伟有些尴尬的笑笑:“陈丽姝是我同学也是我朋友,非常好的朋友,你可不能不帮这个忙,人现在怀着身孕呢,你快多派些人帮忙把孩子找到。”

  “行了,她爱人部队那头已经给局里打过电话了,领导高度重视,我要出去也是为了办这事,你快回去上课吧,再磨叽耽误我时间可要拿你是问了。”

  没看市局基本上全都出动了,甚至还通知了其它辖区派出所,不然即便这臭小子来可没这么大力度。

  李志伟听见他这话总算松一口气,转头想去扶自行车时,觉着腿肚子都在打颤。

  孙玲全然不知道自己的一个举动惊动了整个市里的公安局找人,她从两人手里把孩子接过去之后,就把人给打发走了。

  剩下的,才是她报复的开始。

  ……

  金坤将赵亮叫到身边:“人都到了?”

  他自己的拆迁队,除了在江成易的公司挂职之外,市里有需要拆迁的活他们也会接,毕竟手下几十个兄弟,都是靠这行吃饭呢。

  赵亮:“还差俩人,不过估计应该快到了。”

  正说着,就看见有两个手下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到了金坤面前,煞白着脸哆嗦道:“坤哥,我跟栓子可能惹麻烦了。”

  他们回来的时候,发现公安正在四处盘查,口中询问的正是他们之前帮忙掳走的小孩。

  金坤听着两人的叙述,脸色越来越黑,最后忍不住抬腿,每人踹了一脚,两人站立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

  “就为了几十块钱,你们两个脑袋让屎糊了!”

  掳人孩子的事情他们都能干的出来。

  “我们以为就是帮个小忙,姓孙的那女人说没事的,就是想给那个什么陈,陈丽姝的女人一个教训,到时候孩子还回去了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我们也是听信了她的忽悠才上当受骗的,谁知道这才多久就惊动了那么多公安。”

  “是啊坤哥,你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另一个更是六神无主,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金坤身上。

  “坤哥,要不然让他们出去避一避吧?”赵亮提议道。

  金坤皱眉:“你们刚刚说劫的是谁家的孩子?”

  “陈,陈丽姝,好像是这么个人。”

  “对,姓孙的那女的说的就是这个名字。”

  听见熟悉的名字,金坤的眸子闪了一下。

  ……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陈丽姝觉得自己身上的力气也在一点一点流失掉。

  “丽姝你放心吧,大家都帮忙去找了,肯定很快就能把人找到的,要不咱们回家等着去吧。”

  张雪看着她越来越白的脸色,急的都快哭了。

  陈丽姝轻轻的摇了摇头,声音低低的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我不能出去找,可我得让睿睿回来第一时间就能看见我。”

  她现在大着肚子,大家都不敢让她瞎折腾,她自己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站在小区门口,希望顾兴东他们能尽快把睿睿给带回来。

  陈丽姝正等的心焦的时候,突然看见迎面过来几个人,为首的两人她认识,正是金坤和赵亮。

  “是你家小孩丢了?”

  听见他的话陈丽姝心头一颤,焦急的开口:“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知道睿睿在哪儿?”

  金坤说着将身后的两人提出来:“你们两个自己交代。”

  两人顿时瑟缩的看了陈丽姝一眼,然后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孙玲?你们在哪儿把孩子交给她的?”

  “就在文化路附近,她接了孩子就把我们打发走了,我们也不知道她后来把孩子带去哪儿了。”

  两人现在肠子都已经悔青了,可金坤说逃避不是问题,不如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你们谁能带我过去一趟?”

  睿睿终于有消息,陈丽姝心里又高兴又着急,她必须尽快见到睿睿。

  “我,我带你去吧。”其中一人开口说。

  陈丽姝急急的刚要跟人走,想到什么侧头同金坤说:“拜托你带着另一个人去通知下我爱人,他叫顾兴东,谢谢了。”

  金坤点点头,二话没说朝着陈丽姝指的方向过去。

  孙玲跟那两人分开之后,独自带着睿睿去了不远处的居民楼。

  这一带是棚户区,很多老楼都是建国前盖的,前不久被市里划为危房准备改造再建,住户陆陆续续的搬走,已经几乎看不见有人出现了。

  费力的将人拖到一栋五层高的红砖楼房前,孙玲几乎累的虚脱。

  明知道费力,可她不敢让雇佣的那两个人帮忙。

  做这种事情还是一个人解决比较好。

  为了给陈丽姝一个惨痛的教训,必须要让她生不如死。

  五层楼,足可以让一个小孩子摔的一点气息都没有了。

  即便到时候追究起来,她可以说只是吓唬一下孩子,其实半路就给放了,小孩嘛,也可能出于调皮或者好奇,不管什么原因,没人看见大家又能把她怎么样呢?

  孙玲想着又抬手摸了下肚子,况且她也怀着孩子呢,谁会往她身上想呢?

  缓了一会儿,回身刚要继续将睿睿一鼓作气的带上楼去,结果刚伸出手,就看见躺在地上的孩子动了一下,紧接着手上一痛,孙玲被他狠狠咬了一下,痛的她尖叫一声,反手就给了睿睿一巴掌。

  睿睿吃痛,不得已松开咬她手指的嘴,转身从地上爬起来就要跑,却被孙玲一把扯着衣服拽了回来。

  “救命,妈妈——”睿睿刚喊了一嗓子,嘴巴一下被孙玲牢牢的捂住。

  “小小年纪果然跟那贱人一样可恶。”

  费了半天力气,孙玲终于将睿睿的双手捆上,嘴巴也被她塞了东西封住。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要怪只能怪你有陈丽姝那样母亲,或许过不了多久她就能下去一起陪你了


孙玲狞笑一声,拖着他开始朝室外楼梯走去。

  这一片的楼房太过老旧,红砖裸露在外,楼梯也是那种铁架子的室外楼梯,走在上面发出沉闷的“嘠哒”声。

  五层楼,她还要拖着个孩子,走走停停的半天,终于上到了楼顶。

  一路上睿睿虽然害怕的不行。可却还是强忍着泪水竭力安慰自己:没事的睿睿,你千万不要怕,爸爸妈妈一定会来救你的,他们肯定会过来救你的,你要勇敢些。

  安慰自己的同时,大脑也在飞快的思考着对策。

  这个女人带他去楼顶肯定是要把他扔下去的,他是小孩子,力气根本没有大人的力气大,跑是跑不掉了,他可以求饶的,说好话是没错的。

  所以,在孙玲将他嘴里塞着的东西取出来,又去解他手上的绳子时,睿睿瘪着小嘴矮声求道:“阿姨,你能放了我吗?这里太高了,我害怕。”

  孙玲听见他的哭音手上动作顿了一下,不过随即又继续动作起来,狠心道:“姓陈的那贱人当初害我的时候可一点没手下留情,要怪你就怪他去吧。”

  “阿姨,我妈妈不是坏人,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她不会害人的。”

  “谁说不会!”孙玲听见他的话一下怒了,一把将他推了个跟头。

  睿睿的手掌蹭到地上,瞬间破了皮,可他不敢哭,因为现在孙玲的表情太过骇人,他吓的一动不敢动。

  “我有今天都是陈丽姝那贱人害的,她也别想好过,我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

  孙玲说着一把将睿睿从地上提了起来,一点一点朝着楼顶边缘走过去。

  ……

  “丽姝,你慢点,当心你的肚子。”张雪见她脚步走的飞快,吓的心脏几乎要跳出嗓子眼,胆战心惊的追上前去。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孩子没事,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睿睿。”

  眼见带路的男人停了下来,陈丽姝着急的问:“怎么停下来了?”

  “我们之前就是在这儿把孩子交给她的。”

  陈丽姝听见他的话,目光朝四周看了一眼:“当时她身边有交通工具吗?”

  要想运走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只凭她一个女生应该要费些力气,如果没有交通工具,那就说明人在附近。

  “当时她身边什么都没有。”男人仔细想了一下,然后很肯定的说。

  听见男人的话,陈丽姝皱着眉头看着周围破败的房屋,绝大多数人都被迁走了,根本很少有人过来,即便想找人问一下都不可能。

  “那她应该不会走远,咱们仨分头去找。”

  张雪不放心,犹豫道:“可是,你的情况?”

  陈丽姝摇头:“我没事,你放心,如果发现了咱们就大声叫一声。”

  约定好之后,很快三人开始分头行动。

  ……

  睿睿被逼着一步一步到了天台边缘,突然他眼尖的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妈妈!!”

  孙玲听见他的话伸出去的手下意识一缩。

  站在下面的陈丽姝正找的心焦,突然听见睿睿的声音,快速的回身,当她扫到站在天台上的两人时,瞳孔皱缩,只觉得心脏似乎都停顿了一瞬,然后所有的血液一股脑的涌向大脑,巨大的冲击让她有一瞬间的眩晕。

  “孙玲,你到底想干什么?!”陈丽姝大吼一声,快速的朝着两人所在的楼房跑过去。

  张雪听见她的叫声,快速的转身,也朝着她所在的位置快速的跑过来。

  当看见孙玲和睿睿站在天台上时,心下一慌,追着陈丽姝一起朝楼上跑去。

  孙玲看见自己被人发现了,索性也不着急动作了,而是将睿睿牢牢的箍在胸前,等着陈丽姝上来。

  报复的最大乐趣不就是看着要报复的人在自己面前如何痛苦的忏悔吗?

  一连飞快的爬了五层楼,陈丽姝觉得自己的胸口发闷,肚子也开始隐隐有些拉扯的不适,那种感觉让她心慌,可睿睿正面临生死,容不得她有片刻犹豫。

  “想不到你能耐不小,这么快就找过来了。”孙玲看着她惨白的脸,嘴角勾起得意的笑。

  陈丽姝却根本不理会,而是目光牢牢的落在睿睿身上。

  “睿睿你别怕,妈妈在这儿呢。”

  “妈妈。”睿睿到底才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即便心智再早熟,可经历这一切他也是害怕的,尤其看见陈丽姝,再也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

  “妈妈救我。”

  “妈妈救你,妈妈这就来救你。”睿睿一哭,陈丽姝觉得好像有把刀扎进了自己的心里,疼的她几乎要窒息。

  “你站那别动!”眼见她要过来,孙玲一把扯过睿睿作势就要朝楼下推去:“你再往前一步信不信我现在就推他下去?”

  陈丽姝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好好,我不动,我不动。”

  一旁的张雪见此情况心里也是又急又气:“孙玲你至于吗?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么报复陈丽姝?好歹之前咱们都是同学,那么一点大的孩子你怎么忍心下得去手?”

  她要不提同学两个字孙玲还没那么激动,现在听她提起,孙玲顿时怒红着眼睛吼道:“同学?要不是因为姓陈的贱人我能被学校开除?我有今天都是她害的!”

  张雪看着近乎疯狂的孙玲眉头不自觉皱紧:“你被学校开除是因为你顶替了其他人的大学生名额。”

  孙玲却并不觉得顶替名额有什么错,她家里已经花钱摆平了这件事就算了,可陈丽姝把这件事报出来就是她的错。

  陈丽姝不想在这个时候讨论谁对谁错,她只想快点把睿睿救下来:“孙玲,你说怎么样才能放了我儿子?”

  “想救这个小崽子?那你就给我跪下认错,兴许我一高兴就把人给放了。”

  ……

  顾兴东开车,载着金坤和栓子,还有万连生和另外一名公安快速的朝着文化街这头赶过来,到达地方之后,顾兴东用力一打方向盘,轮胎在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很快几人下车,开始快速的在周围巡查起来。

  “在那!”万连生突然指了下一栋即将拆迁的楼顶,顾兴东一眼看见陈丽姝和睿睿都站在天台上,眸子蓦地一紧。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