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幽默故事 > 正文

幽默故事

2021最火(他坚定而又缓慢地进入)最新章节列表

苦苦2021-10-12幽默故事4461
相较于太子的赏赐接连的不断的沈梅娇、方嫣红与温婉的门庭若市来说,这一边,门堪罗雀。显得冷清了许多,宛若此时的天气一般,清冷又萧瑟。  都说奴才看着主子的脸色说话,讨好献媚,那是在主子得势之时;反过头来

相较于太子的赏赐接连的不断的沈梅娇、方嫣红与温婉的门庭若市来说,这一边,门堪罗雀。显得冷清了许多,宛若此时的天气一般,清冷又萧瑟。

  都说奴才看着主子的脸色说话,讨好献媚,那是在主子得势之时;反过头来,察觉出这主子失势之时,奴才比谁都势利,好像根本也不把这主子放在眼里了。

  这不是,棠主娘娘用晚膳之时,两个小宫女在前端着饭食,另外两个厨房里的小侍者在后端着菜品,虽然稍稍的有些个凉了,锦青姑姑还是把饭菜摆在了桌上。

  小侍者退出后,并没有直接走,站在门口处与另两小小宫女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无非就是太子赏赐一的些事情,说着说着还回头回脑的偷瞄上一眼棠主娘娘。

  锦青姑姑没有说什么,也可能是觉得厨房里的人她也管不着,嘴又长在人家自己的身上,想说啥也管不着......,直到灰兰挑帘而出,瞪眼看着几个人之时,两个侍者才翻着白眼转身而去。

  天正是凉时,饭菜在凉着,棠主娘娘吃了几口也就撂筷了。

  玳瑁端着一碗热乎乎的姜茶饮给棠主娘娘,手中拿着汤匙一勺一勺的喂着她喝了,自是担心着棠主娘娘单薄的身子,给她暖一暖。

  沈梅棠冲着她笑笑,让她莫担心,玳瑁转身又去忙活着其它的事情。

  无心眼前人,无心眼前事,沈梅棠倚在榻上,将从刘公公手中的接过来的这一本《剑谱》专心致志、认认真真地看着。

  这本书,她不觉得陌生,犹记得御尚书院当中,玉清先生手中有着这样的一本《剑谱》,虽与这本不是同一本,但内容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六一大师兄曾经借读过。

  六一大师兄剑术高超,若不是他身患咳疾,动不了内力,剑术必是登峰造极、出神入化。玉清先生不止一次惋惜六一,沈梅棠何尝不是如此。

  最初她很天真的认为,纵算请不到天下名医妙手回春的为六一大师兄看好病,自己家中的亲戚二姑父肖中也会确诊六一大师兄到底为何种病,对症下药,至少也能控制得住病情的发展。

  但越来越复杂的事情纷至沓来,以至到最后六一大师兄也就是胡百闲,能为卷昊解了毒,自己却命丧火海之中,让她发觉了事情可没有那么简单,而是她涉世不深,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

  她一身短打衣装,将脚上的软鞋系紧,拿起一把折纸扇,全当是三尺剑在手,招招式式按照着书上走下来。

  本就在书院当中练习过剑术,玉清先生曾亲自指点着她与六一大师兄练剑,一连串的动作自是熟识连贯,不知不觉,她的身上渐汗,脸色变得发红。

  长剑七尺可战斗,短剑三尺可护身。

  剑气自是提刚壮胆,若是换在平常之时,想到六一大师兄她定是要掉泪的,失了他,形同失了她的半条命一般,而在此时,她没有,她将悲痛化做了力量,全神贯注倾注在剑中。

  她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心中暗自笃定从春霞身上必能找到突破口,就凭借着春霞之物,这三颗玉石子因何会在六一大师兄手中。

  他绝对的相信六一大师兄的人品,绝对的相信她深爱着的人,这件事情定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而她非得要弄个明白不可。

  一抬腿,一举手,招招式式皆有板有眼,虽谈不上剑术高超、出神入化,但也很到位了。

  毕竟棠主娘娘不是每日里随着师傅练剑之人,况且,在这宫中上千的佳丽当中,或许也没有几个敢碰这剑的吧!

  要说论起来争风吃醋、勾心斗角可能全都不甘示弱,莫说让她们碰一下剑,可能闻得剑声就被唬得直哆嗦。

  窗外无声,湛蓝深邃的夜空星月齐亮,金紫交辉。

  这一夜睡得很踏实,用过了早膳,沈梅棠收拾得整齐利落,灰兰、玳瑁随在身后,来到理当园中,寻一僻静处,一手拿着《剑谱》按照其上练习剑术。

  晨起空气清新,百鸟齐鸣,心情也畅快。

  手中虽无剑,沈梅棠却也将这招招式式了然于胸,自是有着一定的功底。

  不知不觉到了午时。

  午膳之时,锦青姑姑一边满脸是笑的说着太子赏赐娇主之事,一边又恭喜着棠主娘娘,好像是她接到了赏赐一般的高兴。

  稍刻,手中捧着一碗汤端给了棠主娘娘,棠主娘娘本不想喝汤,不过见她说到兴头上,娇主又是自己的姐姐,为了不扫她的兴,强自喝了几口。

  “今儿听说,太子昨个儿又大赏了娇主,她可是独得太子之宠呦,眼巴前千名佳丽就要留下三百人宫中,你们说,娇主可是了不得了啊,咯咯咯......”锦青姑姑笑着道。

  “锦青姑姑,娇主当真得太子独宠吗?从没听你说过太子也赏赐了其它人之事。”灰兰一旁边接话道。自然是听说了太子也在同时赏赐方嫣红与温婉之事。

  “娇主不是咱棠主娘娘的姐姐吗?赏赐了娇主跟赏赐棠主娘娘没有区别。”锦青姑姑道,“若是我跟棠主娘娘说太子赏赐了别人,那不等于给棠主娘娘添堵吗?你说是不是!”

  “太子赏赐谁,都是一件好事,都是一件喜事。”

  沈梅棠罢,起身洗过了手,招呼着灰兰跟玳瑁道:“吃得过饱,室内有些闷,出去走走。”

  “棠主娘娘,天也凉了,转转差不多就回来吧,这些日子可是没见着您在屋子里边闲着。“锦青姑姑道,“身子要紧。”

  “嗯。多谢锦青姑姑牵挂。”沈梅棠道,“正是因为这单薄的身子,所以才得多出去走走。这皇城里的景致颇幽,没有大半个月是转不完的。”

  说着话,沈梅棠从室内走出,灰兰在后手中拿着那本书。阳光正好,不冷不热的,沈梅棠大步向前,直奔理当书阁而来,她的心中在想,但不知刘公公今天会为她准备一把什么样剑呢?

理当园很是安静,午时强烈的阳光穿透树林,在地面上留下橙色的影。零散的黄落在还绿着的林间空地上,好像这个秋日才刚刚的来临。

  一只鸟儿紧贴着地面飞过,落在不远处一颗矮树之上。

  叫不出那一颗矮树的名字,柔软的枝条全都往下垂着,一直垂在地面上。

  卵形的对生的叶片呈金黄色,上面还密坠着紫色的、手指甲盖般大小的花朵。一群蜜蜂围绕其上不停地嗡嗡着打转,好像鸟儿的到来打扰了它们平静的采蜜,震翅而起。

  “二小姐,快绕开走。”

  玳瑁说着话就扶着沈梅棠的胳膊躲开了那矮树丛。自打春晴园中受了蜜蜂的蜇之后,玳瑁见到蜜蜂便如临大敌。

  “刘公公一定是沏好了茶在等着二小姐前去论剑。”灰兰边走过看着手中那本书的书封说道,“玳瑁,今儿咱俩还是擦门吗?”

  “不擦楼下的门了。要不,咱俩二楼去擦书橱的门,那儿门多,反正也花不了太多的时间。”玳瑁说道。

  “好的,”灰兰道,“二小姐,我觉得玳瑁她擦门,干的真的非常出色。”

  “这也是训练出来的,自打伺候着二小姐开始,我还没有门高呢,就开始擦门了。”玳瑁说道,“你知道擦门也是有窍门的,待会儿,二楼上擦那挨着窗子的书橱门时,我教你。”

  “是啊,”灰兰道,“再擦上十年,你也不会有门高的,你知道吗?”

  “咯咯咯,你们俩可歇歇吧!”沈梅棠笑道。

  “二小姐,咱们快些走,莫让刘公公他老人家久等,他看着二小姐慈爱的目光,就像是在家中围着桌子吃饭时候二小姐的祖母,老太太一样。”玳瑁肯定道,“我想,他人一定不错啊,保不准是二小姐的吉星大贵人。”

  闻得玳瑁谈起了祖母,离家两月有余了,确实思念着祖母还有爹娘跟家中的每一个人。却也觉得玳瑁说的不错,刘公公慈爱的目光真就像极了祖母。

  阳光映照着理当书阁深褐色敞开着的木格窗子,一并把对着窗口敞开着的书橱柜门映入眼帘。

  不远处的湖水平静如镜,听不见一丝的水花拍岸之声,有鸟儿低飞水面之上,一切显得是那么的精谧。

  就要走到书阁的门口处之时,恰好刘公公由内而出,脸上带着笑,好像是早已经掐算好了时辰,午时刚好过半。心照不宣、相互默契,把这一个时间段记在心间。

  “看来我出来的正是时候,迎接棠主来了。”刘公公笑道。

  “刘公公好。”沈梅棠礼道。紧跟着身后的灰兰、玳瑁也急忙的跟刘公公问好施礼。

  “好,”刘公公点头,又看看天空道,“今天室外的阳光真好,万里无云的,连着这几天都是好天,即便是秋日里天气时常的变化,到也坏不到哪儿去。”

  “是啊,像是这样的天,好几天也不会下雨。”灰兰道。

  “跟我到这后院来看看,你们还没有来过呢,虽然,站在二楼的窗口处,能很清楚的看见后院。“刘公公道。

  说着话,见刘公公在前引路,走到书阁旁边的东厢房,打开门入得其内,直接又顺着后门穿出,绕到后方的一处小花园当中。

  不来不知道,一来还真是吓一跳,这一处小花园别有洞天。

  小花园不是很大,站在书阁的前院处无从察觉。

  大概呈一个正方形,东西南北均等,约有三十丈左右,园中皆是各种的花木,有观叶的,还有开着各色花朵的,仿佛这是一处世外桃源,与院外的季节格格不入。

  “这一处小园名为‘百尺园’,东南西北均等长刚好百尺。”刘公公道,“避风挡雨,阳光直照,季节的轮盘就好像比院外转了慢了一大圈,草木依然葳蕤,花朵照常盛开。”

  “确实如此。”沈梅棠注视着那一片攀爬着院墙而上的、开得正艳的橙色凌霄花道,“这般暮秋的光景,院外凌霄花的花梗都在风中零落了,而这园中,却开得正艳。”

  “呵呵,听见棠主说凌霄花我才知道这花的名字,光知道这花开着挺好看的,特别是在晨起金灿灿的阳光下。”刘公公笑着道,“快跟我过来。”

  说着话走进一处厢房的大厅之内,眼见着装修得古香古色的室内,墙面上挂满书画,两边的书架之上皆摆满了一轴轴的画卷,而在正中间书案之上,却陈列着一把宝剑。

  “此剑名为‘追霞’。”刘公公道,“棠主快看看。”

  “呀!追霞。”

  沈梅棠吃惊道。心中自是感觉出这一个‘霞’字,必然所指的是春霞,而这前面的一个‘追’字,分量自是不轻,两字合在一处,压在心头上沉甸甸的。

  “这一把‘追霞’,总长七十七厘米,剑格宽四点七厘米,剑体长六十六厘米,重六百六十克。”刘公公道。

  “刘公公,此‘追霞’可是为追忆春霞啊?”沈梅棠问道。

  阳光穿透树影,斑驳的光点穿窗而入,映照有宝剑之上,弹起一层耀眼的光芒。

  稍稍沉默了一会儿,刘公公双手将宝剑托起,转回身至沈梅棠跟前,点了点头,声音低沉道:

  “算是吧!当年春霞所演剑舞,手中剑实为一把平常普通之剑,陛下曾答应为她铸一把专门的宝剑,而未待剑铸成,她却末了,故追称这把剑为‘追霞’。其中有两层含义。

  一来,是此剑之快,剑锋之厉,可追天边之霞;

  二来,就是如你所说,追忆春霞。不过,你放心,此剑的剑锋未全开,可拿起来试一下。”

  “这......,”沈梅棠犹豫道,“刘公公,沈梅棠不敢,不敢拿此剑来舞。”

  “棠主莫惊慌,莫要有忧虑。”

  刘公公郑重道:“我斗胆不过是此处书阁的一个小小的管事,无有天命,怎敢将此剑说与你?三日后,园中舞剑,若闻得书阁琴音起,‘追霞’从此便可随你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