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幽默故事 > 正文

幽默故事

学长三根手指 看镜子里我是怎么占有你

苦苦2021-10-12幽默故事321
摆放在院子里的那些东西,干干净净的,她一件也没有剩下,全都收拾妥帖进了行李里。  不是要离家出走,是她要回家看看。  “缓缓,对,把那天做的月饼也给带上,你外公看见了应该会喜欢的。”眼看着东西都收拾得

摆放在院子里的那些东西,干干净净的,她一件也没有剩下,全都收拾妥帖进了行李里。

  不是要离家出走,是她要回家看看。

  “缓缓,对,把那天做的月饼也给带上,你外公看见了应该会喜欢的。”眼看着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叶云兮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

  叶缓缓听说了今天要去叶家的消息,也是一大早就从床上爬起来了,头上扎着两个小揪揪,端着月饼盒一蹦一蹦的到了叶云兮身旁。

  然后用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抬头看她:“娘亲,娘亲,那你又是怎么知道,外公就一定会喜欢这些的呢。”

  叶云兮顿了顿,沉默了。

  这,要怎么说呢。

  小姑娘长这么大没见过几次外公,所以对他抱着期待很正常。

  叶云兮以前也跟她抱着差不多的心理,一直以为叶德重应该就像他名字那样,德高望重,可,到了后来,等她见到他后才知道一切都是自己想太多。

  叶缓缓见叶云兮半天没说话,也不问了,就想找点什么别的事情来做。

  这时,她眼尖的瞥见了一旁的萧景崇。

  斑驳的树影交错间在他身上投下一片阴翳,眉眼淡淡,不知道究竟在这里站了多长时间,脸上仿佛结了一层层寒冰一样,即使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那股冷意。

  很显然,萧景崇现在心情不是很好。

  而周围的几个护卫也仿佛察觉到了这一点,明明原本看守的地方是在大门口,如今却都悄悄的往外挪了几步。

  只有叶缓缓这个傻姑娘,好似全然没有感觉一样,直愣愣的往他身上扑。

  不过,萧景崇也不会拒绝她就是了。

  只见叶缓缓扑进了他怀里的那一刹那,他刚刚还分明冷得要死的脸庞,顿时就好像冰川遇到了烈阳一样化成了一滩春水。

  然后更是在周围都惊愕不已的目光中,宛若浑然无所觉的把叶缓缓抱在了怀里,甚至还任由她爬到自己肩上去把玩头上的玉冠。

  眼睁睁目睹的整个过程的护卫们:“……”

  怎么办,他们对自家王爷的认知好像越来越不准确了。

  不过,也只有他们是这么认为的而已,也许是早已经司空见惯了,叶云兮根本不拿这一幕当一回事。

  她现在心烦的就只有一件事,怎么把眼前这块腊肉也给带上。

  毕竟,要知道,叶德重平时最爱的就是尝遍各种美食了,这次要是她连一点“土特产”都不给他捎上的话,怕是叶家的大门都不知道能不能顺利进得了。

  “……这是什么东西。”与此同时,萧景崇也注意到了叶云兮面前那块不明物体。

  长长的一条,看起来像是一块肉,但……烤得炭黑炭黑的,要不是他分辨力强,还真认不出这是个什么东西。

  “腊肉。”叶云兮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任劳任怨的把它包了起来。

  然后手里握着那块比她脑袋都要大的腊肉,像是怕萧景崇认不出来一样在他眼前猛的晃了晃。

  结果,生生把萧景崇晃得朝后退了一步,眼神警惕,似乎对她手里那块腊肉很是忌惮的样子。

  叶云兮:?

  不是,没必要吧,她就拿起来给他看看,况且,别看卖相不怎么样,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好不好。

  抱着对自己做出来的成品坚决维护的心理,这么想着,叶云兮上前逼近了一步,想要告诉萧景崇这块腊肉的诸多好处。

  但还没等她靠过去,萧景崇的脸就沉了下来。

  而叶云兮正感到不解的时候,却被他丢了一块手帕过来,紧接着,便听他带着几分嫌弃的说道:“擦了你手上的油再来靠近本王。”

  叶云兮:“……”原来被嫌弃的不是腊肉,而是她。

  而在她洗干净手从厨房走出来后,原本生活气息丰富的小院落,已经被搬空得差不多了。

  基本上就是一边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然后另一边堆满了即将要带去叶家的东西,锅碗瓢盆,药材银针,甚至连那一块萧景崇不敢恭维的腊肉也赫然堆放在里面。

  简直要堆成一座小山了。

  见状,叶云兮心里生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满足感,就好像是忙活了一整天,终于见着了一点成效的感觉。

  她果断的拍了拍手:“好了,既然东西都带齐了,那么现在就出发吧。”

  “好哦,终于要去见外公啦。”闻言,叶缓缓兴奋的从萧景崇怀里跳了下来,眼睛都简直要眯成一条细细的缝。

  叶迟迟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虽然依旧绷着张小脸在硬凹酷拽的造型,但也很是听话的帮叶云兮把屋子里的东西,都给收拾出来了。

  所有东西都齐齐的被堆放在院子中间后,便有几个身强体壮的护卫从外面走了进来,开始一件一件的帮忙运转上王府外停放的马车上。

  叶云兮则是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忙了这么老半天,终于不用她动手了,真好。

  然而,下一刻,上扬的弧度还没停留在嘴角几分钟,叶云兮脸上的笑便突然好像凝固住了一样。

  紧接着,她一脸不解的看向来从刚刚起,视线就一直停在她身上没挪过的萧景崇:“王,爷?”

  萧景崇定定的看着她:“你忘了一样东西。”

  叶云兮更疑惑了:“……没有啊。”

  她明明要的不要的都一股脑带上了好不好,就差把整个菡萏院都给一起搬去叶家了。

  而就在她疑惑的目光在萧景崇身上打转时,只见他微微抬了抬线条完美的下颚,然后很是理直气壮的说了一句:“本王也要去。”

  叶云兮:“……”别开这种玩笑。

  她打算回叶家一趟这件事,是这几天才开始打算起来的,所以,她并没有告诉萧景崇,只是在临走前知会了一声费叔,让他帮忙打点一下王府上下。

  但要说叶云兮隐瞒不说的主要原因,却是另一个。

  而那就不免要提一提叶家现如今的情况了。

  众所皆知,叶家现在算是比较没落的一个世家,虽然祖上受先帝信赖和重用,但延续到现在,在朝中的影响力根本不够看,而这也间接的导致了,如今叶家内部的分裂。

  也就是说,别看叶德重现在顶着一个叶家家主的位置,但实际上,无论是二房还是三房,其实都对他多有不服和怨怼。

  再加上“叶云兮”当年嫁入王府的手段,叶家对萧景崇的态度也是十分的微妙。

但最终,叶云兮还是跟萧景崇坐上了同一辆马车。

  不为什么,只因为后者临出门前的目光实在太有存在感,让她不得不考虑,如果这一趟去不带上他一起的话,是不是到时候连王府大门都进不了。

  此时此刻。

  马车摇摇晃晃的驶出了京城。

  不过,虽然是再一次出京,叶云兮却没了上次的惴惴不安。

  看着她一上马车就摆出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萧景崇眉眼微微一动。

  看来,那五年虽然她被关在后院不得出,但还是一直跟叶家保持着联系的,否则,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放松。

  而叶家的府邸虽然坐落在京城外,但其实距离京城也并没有太长的行程,于是,很快,负责驾车的马车夫就停下了手里的缰绳。

  “王爷,王妃,要去的地方到了。”

  车夫一边说着一边擦了擦汗,然后看了一眼面前高大的府邸,张了张嘴,眼底不由自主的流露出几分讶异。

  也难怪他会展现出这样的神情。

  只见那在京中人人笑谈的“早已没落”的叶家,府邸不仅没有一丝一毫想象中的陈旧,反而看起来比旁边新盖的宅院都要新。

  陈朴的修饰显得端庄又大气,华丽不显,却无时无刻不在透着一股世家的风范。

  而正当车夫心里忍不住暗叹时,叶云兮也把两个孩子抱下了马车。

  可刚一落地,叶缓缓的视线就径直越过她,直勾勾的盯着一个方向去了,还拉着叶云兮的手,让她也不得不抬眼朝那边望去。

  “娘亲,你看。”

  小姑娘独有的软糯嗓音响彻在耳畔,叶云兮微微一顿,然后,就看见了一个大概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身上明明套着一件很正经的云竹外袍,却不知道为什么偏偏穿出了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头发也乱糟糟的,手里还拿着两根快要化了的糖葫芦。

  一见到她,就好像看见了什么值得兴奋的东西一样,顿时,最后一点形象也丢在脑后的冲她跑了过来。

  没错,眼前这个一看就知道很不靠谱的,就是叶云兮上次亲手从地牢救出的叶德重。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比那时候更狼狈了,但,叶云兮看见他朝着自己兴冲冲跑来的样子,心里仍旧生出了一丝丝暖流。

  “爹……”她带着几分涩意的喊了一句,仿佛多年不见父亲的凄惨孤女。

  结果,下一刻。

  眼见着父女俩明明就要身子紧贴的拥抱在一起了,叶德重却突然顿了顿,然后直接无视她高高兴兴的擦肩走了过去。

  然后便是抱着叶云兮马车上大包小包的东西,硬生生把她这个亲生女儿给抛到了脑后。

  一边笑还一边假装端着架子说道:“哎呀,来就来了,还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叶云兮:“……“

  果然,对这个不靠谱的亲爹就不能抱什么期待。

  不过,叶德重虽然是直直略过了叶云兮没错,但他还是记得叶迟迟跟叶缓缓这两个孩子的,即使眼下急着从一堆东西里找腊肉,也不忘把两根快化了的糖葫芦交到他们手中。

  “来,快吃吧,不然它可就要融化了。”只见叶德重脸上的笑顿时如沐春风般和煦,一点都不像刚刚对待叶云兮那样无情。

  看到这一幕的叶云兮,又是好一阵的沉默。

  懂了,所以,她的用处就只是当一个无情的搬东西机器。

  此时此刻,看着叶缓缓高高兴兴把糖葫芦接过,叶德重嘴角的弧度刚要加深,然而一转头,却对上了萧景崇那双淡漠到了极点的眼眸。

  顿时,他心里哪还有什么开不开心的,浑身都像被冻僵了一样愣愣站在那里。

  但也难怪他会有这样的反应,毕竟,上次萧景崇可是一点不把他当自己的岳父,直接把他丢到那阴冷潮湿的地牢里。

  而这,显然给叶德重心里造成了极大的阴影。

  然而就算心里对萧景崇再怵,叶德重微微一顿,还是小跑着到了叶云兮的身旁,一边抬眼警惕的看着萧景崇,一边又放心不下叶云兮道:“昨天济世堂那姓温的掌柜递得书信里,只说了你有事需要回来找我商量,但,没说这个瘟神也会跟着一起来啊。”

  叶德重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刻意把音量压得很低很低。

  他心里很清楚。

  暗戳戳在私底下骂萧景崇“瘟神”这件事,是绝对不能当着他面被听到的,不然的话,就按萧景崇那个脾气,恐怕他当场就得完蛋。

  然而,叶云兮却仍旧给他递来了一个同情的眼神。

  “……爹,你也是从医的,想必你也知道,但凡只要是习武的,那么,他们的耳力就不能用一般标准测量。”

  所以,就算他们说话把音量压得有多小,萧景崇都是能够听得一清二楚的。

  叶德重:“……”

  怎么说呢,就是感觉他好像又要到地牢一趟了,脖子拔凉拔凉的。

  “咳咳……算了,先不管这个了,你过来。”事已至此,叶德重也懒得再管那么多了,索性先把这件事暂且抛到了脑后,悄悄地拉过叶云兮到一边。

  毕竟,他一大早就等在这大门口,可不是闲着没事来吹西北风的。

  从始至终,他心里焦急的都是温弥生昨天的那一封书信——上面提到了叶云兮已经拿下了长生坊的只字片语。

  “乖女儿,不会吧?我看那个温掌柜说你拿下了长生坊?难道是我看错了?那可是长生坊啊,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叶云兮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好隐瞒的,但确实一时二刻的也说不清楚。

  于是,便言简意赅的概括了一句:“合法渠道,合法手段。”

  结果就遭来了叶德重的一计怒视。

  而就在他们父女俩躲到一边说悄悄话的时候,萧景崇带着两个孩子不动声色的站到了一边。

  对此,叶缓缓只以为是他怕自己热到了,毕竟现在正好是正午时分,头顶上的太阳火辣辣的。

  ……却没有注意到他微微阴郁的脸色。

  此时此刻,萧景崇站在屋檐投下的一片淡淡阴影下,眼眸微微低垂,看不清神色,轮廓分明的脸庞却因这一层阴翳显得愈发冷然。

  瘟神……

  他细细在心里咀嚼着这个许久不曾听到的词汇,有点怔然,视线却仿佛不受控制了一样偏向了远处的叶云兮。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