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到底谁才是杀手,你欠我三条命

  剑光好快!
  像从天外飞来,瞬间就到跟前。
  毒蜂想闪。
  可念头刚生,身子还没能闪出去,剑光就落在了他的喉咙处。
  噗哧!
  鲜血暴溅!
  毒蜂条件反射扔了村长,扔了利剑,双手去捂住喉咙,想要将血堵住,不让鲜血流出来。
  可是,根本堵不住。
  毒蜂浑身的真气、胆气,随着鲜血流逝出去。
  景河淡淡说道:“五境强者,也不过如此。”
  “你是谁?”
  “景河师兄!”
  毒蜂本就惊恐的双眼,更是恐惧深深,他们刚刚还当着面说要去杀景河,结果人家师兄已经提前在杏花村等着他们。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来杏花村?”
  “我们无所不知!”
  “你们?不可能!”
  “你叫赵并,益阳人,没娶妻,有一个相好的,开了个小酒馆,腰很细,嘴角有颗痣!”
  “你……你……你……”
  毒蜂浑身都在颤抖,赵并是他的真名,就连七星楼都不知道,但景河师兄连他的相好都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不是人,是魔鬼!
  景河不再理他,杀入战场!
  一名银级杀手迎面刺来,景河随风步一踏,到了银级杀手身后,头也不回刺出一记“鱼肠”!
  抽剑!
  血喷,人倒。
  然后下一个、再下一个……
  这帮铜级、银级杀手,根本捕捉不到他的身影,也无人能挡得住他的“鱼肠”刺杀。
  每一次出手,必能刺杀一个人。
  还没有完全死去的毒蜂看到这一幕,血流得更加厉害。
  他们是专业的杀手。
  但景河师兄的身法、刺杀手段,比他们更专业,更凶残。
  他敢肯定,就算是快剑,也不是景河师兄的对手。
  到底谁才是杀手啊!
  景河根本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七星楼这次踢到超级铁板了,搞不好真的会被灭掉。
  就这么一转念的功夫,杀手只剩下七个。
  他们被杀崩溃了,不敢再杀下去。
  转身就要逃。
  景河笑道:“来都来了,还没有杀死我们,干嘛要走呢?何况,他们都死了,你们不死,那也太不够意思了!”
  不走就得死,他们不走才怪。
  可是,他们的速度比起景河,实在是差得太远。
  随风步追上,一剑枭首。
  哪怕他们七人分了七个方向,也没有跑过景河,全部被斩杀。
  毒蜂看到这里,七星楼的三十六名杀手,说出去谁人不恐惧?谁人不慌乱?
  但此刻,就被景河师兄杀到全军覆没。
  等等。
  三十六!
  这个数字……
  他想起来了,之前景河师兄讲的故事里面,就是三十六个杀手。
  原来,景河师兄早就知道他们来了。
  原来,人家讲的不是故事,而是他们的结局。
  可笑他还自以为掌控着一切。
  “七星楼误我!”
  毒蜂想到这里,再也撑不住,头一歪,血一吐,身子倒在地上,彻底死了过去。
  杀手们死光了。
  景河脑海中的地书,正炼化着一勺又一勺的气运。
  气运不少,却还不足以开辟出第五脉轮。
  不过,景河真气暴涨到十三万缕,仍是恐怖双螺旋!
  又因为这群杀手,最擅长的都是身法和刺杀。
  所以,地书截取,融入血肉之身后,景河的随风步和鱼肠,瞬间提到了巅峰之境。
  不仅如此,但凡和身法、刺杀扯上关系的,景河施展出来,威力都不会低。
  这一波,赚大了。
  常乐却还在发愣,他亲身体验过,景河师兄很厉害。
  所以,毒蜂退入人群,要用村长威胁他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理会,他相信毒蜂肯定会死。
  如他所料,毒蜂死了。
  可他却没有想到,毒蜂直接被秒杀。
  还有这些杀手,他就杀了七个,剩下全是景河师兄杀的。
  都说他是最有天赋的杀手,但与眼前的景河师兄比起来,啥也不是。
  震惊过后,常乐鞠躬、弯腰。
  “谢谢公子!我欠你一条命!”
  “你欠我的,可不止一条命,而是三条命!”
  “那就三条命!”
  常乐干脆利落的认下。
  他很清楚,要不是景河师兄,今天晚上,不仅他一家三口要死,整个杏花村的人都要死。
  村民那边,他们也终于回过神来。
  “谢谢公子救了我的命。”
  “小芳,快去杀猪、宰羊,还有去拿杏花酒,感谢公子对我的救命之恩。”
  劫后余生,村民们感激涕零。
  景河一扬剑,“我说过,长剑消灾,那就一定能消灾!你们且热着酒,我去把你们的灾彻底消了,再回来喝个一醉方休。
  对了,这些杀手的脑袋、凭证,可不要弄坏了。
  景家悬赏,一颗铜级杀手的脑袋值十万银子,一颗银级杀手的脑袋,值一百万两银子。
  所以,你们赚大发了。”
  村民们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他们平时说到银子,几百两就算是有钱人了。
  可眼下,这些脑袋竟然值几百万两银子。
  难以想象。
  但村长却控制住了自己,“公子,这些人是你杀的,那他们的脑袋,也是属于公子的!”
  “就当我的买酒钱吧!行了,我得早点去消灾,不然,迟了的话,让那些人跑了,说不定会给大家带来麻烦!”
  景河现在得到的气运,仅仅只是斩了杀手后的气运。
  改变杏花村村民命运的气运,还没有到账。
  景河估摸着,要三天之后才算。
  那当然就要把一切威胁,灭杀在萌芽状态。
  景河转身就走。
  常乐见状,对水玲说道:“水大姐,帮忙照顾我的媳妇儿,我与公子同去。”
  “去吧去吧,我保证给你照顾好,但你也要保护好公子,公子长得好看,心肠又好,讲的故事还好听,千万不能让公子受了伤,我们还要听故事呢!”
  常乐睁着大大的眼睛,水大姐这话说反了吧?
  他在景河师兄面前就是个弟弟,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
  但他还是重重点头。
  “只要我不死,公子必无恙!”
  旋即,常乐跟了上去。
  村民们看着满地的尸体,眼里没有一丝惊慌,有的只是兴奋、激动。
  那不是尸体,而是几百万两银子。
  可就是因为太多,他们不敢随意乱动,一个个看着村长。
  “村长,我们该怎么做?”
  “公子说了,用他们的脑袋来买酒,可我们杏花村,所有的酒加起来,也不值三万两银子。”
  村民们也犯起了愁。
  忽然,夏芳说道:“爹,我听你说过,咱们祖上,不是一张奇特的酿酒方子,能够用杏花酿出有灵气的酒吗?”
  村长脸色一喜,随后又摇了摇头,“那张方子我们也酿过,根本酿不出来!而且,就算能酿出来,也不值六七百万银子的!”
  “大不了,我们跟着公子做事!”
  村长眼放光芒。
  “这个主意不错,我们来合计合计。”
  ……
  景河不知道他送人头的行为,给杏花村村民带来多少幸福的烦恼。
  其实,要不是村长站出来拒绝,他真不一定给。
  毕竟升米恩,斗米仇。
  但村长能忍住,那就送给他们。
  一是给景家悬赏造势。
  二是有了足够的银子,他们讲的故事,才更有信服力。
  景河看着身边的常乐,笑道:“知道你的人头,在景家值多少银子吗?”
  “多少?”
  “五百万两银子!”
  哪怕常乐心中猜测很多,但还是被五百万两银子吓着了。
  毫不夸张的说,有些穷的地方,一座城一年的赋税,差不多也就是五百万。
  结果他一颗脑袋就值了。
  而这也说明,景家真的是要将七星楼往死里干。
  “七星楼到底做了什么事?惹得景家如此大的怒火?”
  “他们跑去刺杀我景河小师弟!不仅是我,其他的师兄弟,还有大师姐,都下了山!”
  常乐吓住了。
  一个景河师兄就如此厉害,还有其他的,又将厉害到何种地步?
  光是实力也就算了,问题是他们还能“算”出很多东西。
  景河又道:“先前我说你欠我三条命,你肯定认为是你,加上你的妻儿吧?”
  “难道不是吗?”
  “如果是的话,那些村民的命,是不是也要算在你身上。”
  “算!”
  是他引来的杀手,他认。
  景河说道:“今晚救你,是一条命!现在带你去斩七星楼杀手,是第二条命!
  景家说了,凡是挥手斩七星楼杀手的,前怨一笔勾销,还能得悬赏。
  所以,接下来,你要多杀点人。
  给你未出生的儿子,多挣点银子,至少不要住在茅草屋,不要别人能洗药浴强身健体,你儿子却只能喝水,骨瘦如柴!”
  常乐点头,“我明白,七星楼不灭,我的危机就永远不会消失,我的妻儿就永远被死亡威胁笼罩!
  再怎么逃,也逃不掉。
  所以,接下来,不仅要多杀人,还要杀到七星楼毁灭为止。
  更是会打出我的名号,让更多的杀手去杀七星楼。
  我希望我的儿子,能在安全的环境下,无忧无虑的成长。”
  景河微笑,常乐很聪明,明白他的意思,还做出了准确的选择。
  “你说的安全,就是我救你的第三条命!三天之后,让你妻儿启程去丹阳城,去景家!
  只要景家不灭,你的儿子就能无忧无虑成长。
  从吃穿住行,到修炼、学习,一样都不会少。
  当然,他们吃什么穿什么,修炼什么学习什么,就要看你接下来做的怎么样。”
  常乐重重点头。
  景家在军队、商行、强者、朝堂上面都有人,确实是他目前最好的选择。
  要灭景家,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特别是景河这些师兄师姐。
  “我会的。”
  “你得必须会!景家说了,砍七星楼杀手脑袋,能得贡献点,你的贡献点多到一定地步,就能与景家合作!”
  “我是一个杀手,能有什么合作的?”
  “合作培养你儿子!”
  听得这话,常乐眼放精光,仿若星辰。
  这个合作的贡献点,不管多少,不管多危险,为了儿子,他要定了。
  这一刻,他不是杀手。
  而是父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