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你就咬定是林芷落派来的

  剑上有毒?
  杀手满脑门都是问号。
  他的剑上,并没有淬毒啊。
  景河是故意的?
  他又在挖坑?
  肯定是!
  杀手正要揭露这个事实,但一股凶猛又狂暴的真气,从景河手指尖传递到他的身上。
  “好强的真气!”
  “能容纳这种真气的血肉之身,也一定很强很强!”
  “难不成,刚才他没有刺进他脖子,并不是因为他的法宝,而是他本身的实力?”
  杀手震惊,他张嘴就想喊,脖子就被生生捏断。
  彻底死绝。
  地书截得五勺多气运。
  真气增加一万缕!
  身子灵活度,也更上一层楼。
  想想也是,这个杀手是靠速度和敏捷度吃饭的。
  现在都成了他的养料。
  但表面上,他的嘴里还在不断吐血,手上也无力,连剑都抓不住。
  短剑落在地上。
  周倩倩无比慌乱,“景河公子,你怎么样了?都怪我,要是我能小心一点,我……”
  张大武一把将她拉开,掏出一颗丹药,“少主,你可不能有事,你绝对不能有事,我马上送你回去,夫人一定能除了你中的毒。”
  景江看到这一幕,却是发声狂笑,“景河,这就是你惩罚我的下场,我就算不是男人,就算要去坐牢,但我总还活着,而你就要死了。”
  景策也在吼,“景河小子,不尊重长辈,就会得报应。”
  “报应?老子不信,死也不信。”
  “你信不信都没有用,反正你都要死了,毒发身亡了,你……”
  什么话恶毒,景江就说什么。
  他正说得爽,周倩倩却是捡起了地上的短剑,一剑刺在了景江胸口。
  景江瞳孔暴睁,“你……杀我?”
  周倩倩吼道:“景河公子是好人,你这样的烂人不配说公子!你要诅咒公子去死,我就先杀了你,杀了你!”
  说话着,又将剑拔出来,再捅进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帮他?”
  “因为你是恶人。”
  “你……”
  景江还想放狠话,可他张开口却不停的喷血,却是被周倩倩活生生给捅死了。
  景策闭上了嘴,不敢说半个字,生怕周倩倩这个疯子盯上他,要了他的命。
  景海更不用说了,直接装死。
  人群也是寂静无声。
  只有张大武他们不甚在意,在他们眼里,一千个景江都没有少主的命重要。
  张大武背着景河就要走。
  而景河,心中正大为意外,上辈子周倩倩虽然没有成为强者,也没有当什么大官。
  但名声却是不小。
  因为她是景家犯下累累恶行的证据之一。
  在那些书里面,他们将景家欺负周倩倩一事,描述得非常详细,让人无比愤怒。
  周倩倩的爹娘,同样惨死在景家人,特别是他景河的手中。
  然后,是林芷落为周倩倩报了仇,给了周倩倩一条活路,那就是到处去讲景河对她所作的兽行。
  周倩倩刚开始也讲得无比认真,每一次都哭个不停。
  但慢慢的,周倩倩消失了,不知去了哪里。
  现在周倩倩却为他,杀了景江。
  她这是知恩图报?
  景河还真不敢确定,但今天这件事,也是可以大书特书的。
  他要走林芷落的路,让她无路可走。
  立马,景河说道:“把周倩倩带回景家,她为我杀人,我就要护她一辈子!
  还有,将她爹娘一起带回景家,给她娘亲治病,让她爹在景家做事!
  这个杀手的尸体,给我挂到景家围墙上去。
  就算我昏迷了,景家与七星楼,仍然不死不休,悬赏依然算数。
  景江的尸体也拖回去。
  至于景策和景海,把他们绑在景家外面,再告诉那些被他们欺负过的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景家绝对支持。”
  噗!
  安排好事情,景河又吐出一口黑血,昏迷过去。
  张大武说道:“李钧,你留下来,带着周姑娘一家人回景家。陆涛,你来处理杀手、景江他们。剩下的人,跟我一起,护送少主回去!”
  “诺!”
  李钧、陆涛领命。
  周倩倩原本是不想去的,她的仇已报,她不想和景家再有任何关系。
  可是,景河现在中毒,让她担忧。
  毕竟是她引起的。
  但景河公子却没有怪她,还处处为她着想,她不能辜负。
  于是,周倩倩收拾好东西,带着爹娘跟李钧走。
  陆涛那边,直接将景策父子俩,与景江、杀手的尸体拖着一起走,他们两个都给吓尿了。
  张大武那边,背着景河一路狂奔。
  刚跑到半路上,早得到消息的景泰,就带着大半护卫出来接应。
  一行将景河里三层、外三层,守护在中间。
  一个个都怒火冲天!
  与此同时。
  景家。
  沈青鱼仍在专心致志的写书。
  忽然,有敲门声响起。
  沈青鱼随口问道:“谁啊?”
  “沈姑娘,公子出事了,有人刺杀公子,公子已经中了剧毒,命在旦夕。”
  中了剧毒?
  命在旦夕?
  沈青鱼满头疑问,景河真要这么危险,同命蛊肯定会给她传来危机感。
  但现在同命蛊不要太安静。
  也就是说,景河没有出问题。
  要么就是景河在挖坑,要么就是前来报信的这个人只怕有问题。
  毕竟碧莲被杀之后,景河还没有让侍女到他的院子里。
  就算有人来通知她,也应该是伯母身边的人,但那些侍女的声音,她都听过。
  和门外的完全不一样。
  沈青鱼一瞬间想了许多,嘴上却惊吼道:“不可能!景河身上有那么多宝物 ,绝不可能出问题的。”
  “沈姑娘,我没有骗你,你去看看就知道。”
  “我……我……我……”
  沈青鱼慌得话都说不出来,起身撞倒了椅子,带翻了书,跌跌撞撞到了门口。
  然后,打开了门。
  立马,一柄锋利的,散着幽光的短剑,径直朝她的胸口刺来。
  若还是以前那个沈青鱼,必死无疑。
  但此刻的沈青鱼,却是直接用血肉之手抓住了短剑!
  沈青鱼看着一身侍女打扮,却无比陌生的那张脸,“你是杀手?你是来要我命的?”
  “看来沈姑娘并不像是传说中的那么娇弱,那么白痴嘛!竟然还能想到我是杀手!”
  “你们杀死了我,是不是就要把我的死,推在景家身上!然后让我父亲,和景家不死不休?”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要取了你性命!而且,你都已经是个死人了,还管那么多做什么呢?”
  杀手本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但她接到的任务,却是要在杀死沈青鱼之前,多刺激刺激她,套套她的话。
  沈青鱼笑了,“你怎么就肯定,能杀死我呢?”
  “景河会不会毒发身亡,我不知道!但你一定会毒发身亡!因为我的剑上,抹了绝命散!
  你以为抓住我的剑,就能活下来。
  可实际上,在你抓住剑身的一瞬间,你的生命就进入了倒计时。”
  杀手要打破沈青鱼的希望。
  可沈青鱼却没有慌乱,也没有恐惧,她只是问道:“你的绝命散,能够将蓝火都毒灭吗?”
  “什么蓝火紫火的,在绝命散面前,都没有用!而且,绝命散在毒发身亡的时候,会让人特别痛苦,比锥心刺骨还要痛!
  绝不是你能承受的。
  所以,你想痛苦死去的话,就说一说,沈山河昨天晚上去了哪里!”
  听到杀手这么说,沈青鱼突然来了兴趣。
  “你是杀手,取我的命,才是目的!为什么你要关心我父亲去了哪里呢?你是谁派来的?”
  “是我在问你,不是你问我。”
  杀手冷喝。
  沈青鱼根本没有理会,继续推理,“而且,你明明能一剑刺死我,却又要让我痛苦而死。
  那就是和我仇了。
  但我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也没有和人结仇,且深到要让我痛苦而死的地步。
  除了林芷落。
  因为我抢了她男人,所以,她怀恨在心,让你来杀我。
  对不对?”
  杀手听得有点蒙。
  她只是从组织里接任务,根本不知道雇主是谁。
  但林芷落的名声,她还是听过的。
  这个沈青鱼真抢了她男人?
  杀手冷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不想痛苦加身,就老实说出你父亲昨晚的行踪。”
  沈青鱼笑容灿烂了起来。
  “我管你知不知道,反正你就是林芷落派来的,也必须是林芷落派来杀我的。
  这样,景河就会关心我,我就能趁机给他提要求,和他睡觉。
  还有,这件事,我也要写进书里面,更能突出反派大小姐的恶毒!
  你来刺杀我,真是刺杀得太好了。”
  杀手脑子有点不够用。
  姓沈的被刺杀,还能这么高兴?
  花这么多心思,就为和景河睡一觉?
  还写什么书?
  杀手感觉没有耐心了,“沈青鱼,请你睁大眼睛看清楚,现在的你,中了毒,我随时能杀你!”
  “管她中不中毒,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告诉你我父亲昨晚去了哪里,你就咬定你是林芷落派来的,好不好?”
  杀手搞不明白沈青鱼的脑回路。
  沈青鱼见她沉默,笑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昨晚吧,我父亲去了金鳞崖,救了景爷爷,又和景爷爷一起去了牛头山,救了景伯母!
  好了,我都告诉你了。
  现在你就要咬定是林芷落派来的杀手,听到没有!”
  杀手笑了。
  “原本我觉得你有病,后来觉得你是天真,现在觉得你真的是脑子不行,你都要死了,如何让我咬定?
  行了,你慢慢死吧。
  我已经得到了答案,这就走了!”
  杀手转身就要走。
  但一缕蓝火,从沈青鱼手心里,袅袅升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